2020年

04月09日

2020-04-09

当前位置: Home- 拍客圈- 正文

厨房里的母亲

2019-10-28 07:48:29    作者:曲保民   编辑:lxx  来源:颍州晚报  浏览次数: 478

初次到一个小公司打工,因为员工少,公司里没有食堂,一日三餐,吃饭的问题需要靠自己解决。既来之则安之吧。进了这个厂的人,首先要把餐具,电磁炉等制备好。
初次到一个小公司打工,因为员工少,公司里没有食堂,一日三餐,吃饭的问题需要靠自己解决。既来之则安之吧。进了这个厂的人,首先要把餐具,电磁炉等制备好。宿舍和车间虽然不在一栋楼上,但也离不多远,大家在上班时,到了该煮饭的时间,都抽空提前把饭煮上,下班打卡后,每人走进宿舍,只需炒个菜便可以吃饭了。

我们都成了名副其实的“主厨”。

一个人在外,每当站在灶前炒菜,很自然的,就会想起我的母亲。一直以来,从小到大,都是吃着母亲做的饭菜长大。想起那种家的温暖,母亲的操心,母亲的体贴,当自己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时,就倍感思念。

虽然生活不富裕,但是经过母亲那双巧手做出的饭菜,吃到嘴里,感觉是那样的香甜。那时候就连素菜也不可能天天都有,但是母亲总有她的办法,比如没有菜吃就炸芝麻盐,搉蒜糜,炒酱豆等。

炸芝麻盐,先把芝麻在锅里炒了,芝麻喀喀吧吧爆响后,熟了,母亲忙把芝麻铲到案板上,用小擀面杖擀碎,装盘,然后加点盐拌一拌,便可就馍了。粗面馍合着芝麻盐吃到嘴里,满嘴的香,把朴素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搉蒜糜,就是把剥了皮的蒜瓣放到小石臼里捣成泥状,加点生豆油——据说生的豆油能去辣,一物降一物吧。母亲又把一个就馍的小菜弄出来了。有时,母亲会煮个鸡蛋,去了壳在蒜泥里捣碎,和蒜泥搅合在一起,就起馍来又辣又香,特别下饭。

炒酱豆,也是一道不错的小菜。母亲让我到菜园里摘几个长辣椒回来,洗一洗,切碎,把姜丝葱花放进热油锅里爆香,然后倒进自家晒的酱豆和碎辣椒,酱豆经过这么一炒,香辣可口,甚是开胃。

最难忘母亲做的懒豆腐。

懒豆腐做法简单,就是把豆饼(豆粕)放在水里泡软,再把胡萝卜连同叶子洗干净,切碎,加点油和盐,一起放在锅里慢火煮熟,豆饼的香和着胡萝卜的甜,香甜可口,非常好吃,既当菜又当饭。

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个人生活。老婆在外地打工,我一个人在家带两个孩子上学,既当爹又当娘,家里地里都是我一个人。农忙时母亲看我实在太辛苦,就暂时和我在一起,为我做饭,减轻我的负担。

后来,我也外出打工。春节回来,看到母亲坐在墙根前的小板凳上晒暖,我忙走向母亲,蹲在她的面前,叫一声娘。母亲看着我,说了一句,你瘦了,你到哪里去了?我没有回答母亲的话,只是看着她那瘦削的脸,眼窝深陷,眼神浑浊,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

2006年11月,我在浙江杭州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接到家人的电话,说母亲病重。回到家,母亲已经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母亲对于我这么一个儿子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