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4月04日

2020-04-04

当前位置: Home- 奎星楼- 正文

公忠体国程文炳:力战克怀远(下)

2019-12-23 08:31:09    作者:胡天生   编辑:lxx  来源:颍州晚报  浏览次数: 16759

程文炳是清朝末年阜阳县一个私塾先生家的子弟,由于家道中落,他没有像当时绝大多数读书人那样,通过科举考试踏入仕途,而是靠自己的真本事打出了一片天地,成为清朝末年著名的皖军将领。

程文炳是清朝末年阜阳县一个私塾先生家的子弟,由于家道中落,他没有像当时绝大多数读书人那样,通过科举考试踏入仕途,而是靠自己的真本事打出了一片天地,成为清朝末年著名的皖军将领。与李鸿章的“淮军”不同,皖军是以安徽省的简称命名。他的故事十分励志,值得现在的年轻人学习。

颍州知府才宇和接任以后,面对境内的匪情、盗情,心里确实没把握。不知道他从哪儿得到程文炳回乡的消息,就派人把程文炳请来,商议应敌策略。程文炳给他筹划防守的方法,又从各地团练中挑选出精壮勇士二百人,自己既当教练,又当领队,对他们进行军训,让知府按人头发给军饷。盗匪来了就出城迎战,守护城池;退了就锻炼身体,维护治安。民国《阜阳县志续编》称才宇和“拔壮勤程文炳于行伍中,尤具只眼。”(从军伍中提拔了程文炳,特别具有眼力)在《程文炳传》中也说:“(程)文炳受颍州太守才宇和特识,予以精壮二百人,用为城守,阜城得保无恙。嗣(然后)随袁端敏公甲三转战皖、豫、直、鲁等省……”(程文炳受才宇和特别赏识,给了他200名精壮士兵,用来守城,阜阳城得以安全。然后随袁甲三转战安徽、河南、河北、山东等省)这种说法恐怕与事实不符。程文炳在袁甲三的部队里已经当过兵,不需要才宇和的赏识和提拔。再说,如果没有在袁甲三部下带兵的经历,才宇和怎么敢贸然用一个离阜阳城五十多里远偏僻农村的小伙子作为府城卫队的大队长兼教练呢?没有从军的经历,程文炳又怎么当这个教练呢?

由于训练得法,颍州府的这些勇士都可以和正规军相媲美。再加上周边团练的协助,颍州府在才宇和任知府期间,一直没有出现危险状况。《事略》说:在才宇和任颍州知府的三年里,“虽群盗如毛,终不得薄城而陈。”(虽然周边的盗匪多如牛毛,始终没有接近城边摆开阵势。)《县志续编》也说:“嗣张捻围城七十余日,卒得易危为安。”(此后张乐行部捻军围城七十多天,最后还是转危为安了。)但是据《清史稿·袁甲三传》,这里的“张捻围城”是发生在咸丰六年(没有具体月份),即袁甲三随英桂到河南剿捻,直捣雉河集,张乐行“仅以身免”,咸丰帝“特诏嘉奖,命以三品京堂候补”以后,咸丰七年以前。又据《清史稿·文宗(咸丰帝)本纪》,咸丰六年五月“袁甲三复三品卿”,那么,张乐行围颍州是在咸丰六年雉河集突围以后,而不在咸丰七年,根本不在才宇和任期之内,当然也不是程文炳应邀到颍州府里帮助练兵、带兵的时候。查颍州府被捻军包围有两次,一次是《袁甲三传》中咸丰六年这一次,另一次是咸丰十一年安徽巡抚贾臻逃到阜阳,捻军、太平军和苗沛霖部联合围攻那一次,这两次都不在才宇和知府任期内。这或许是《县志续编》记错了,也有可能是其他史料记漏了,存疑。

根据《事略》,程文炳再次投奔袁甲三是在咸丰八年(1858)。为什么袁甲三复职以后程文炳没有立即去找袁甲三呢?这大概与当时的遍地警情、消息不通有关吧。或许是才宇和有意留他,故意封锁袁甲三的消息。

这一次袁甲三让他带领骑兵一百五十人。咸丰九年,袁甲三统兵进攻怀远、凤阳。在攻打怀远的时候,湖北应城人、后来官至头等侍卫的陈国瑞刚刚入伍,还没有带兵,建议在夜间焚烧敌人的浮桥。商量好了之后,陈国瑞愿意打先锋,但是其他人却面面相觑,没人敢跟着陈国瑞去冲锋。程文炳说:“陈国瑞这么年轻,就敢这样干,我们都当兵这么多年了,这个时候不挺身而出,还不羞愧死!”就跟陈国瑞约好,一同前进,在五更天焚毁了敌人的浮桥,然后主力部队一拥而上,捻军部队溃败,袁甲三部下攻占了怀远。接着向捻军据守的凤阳发起攻击。程文炳在灵璧县草沟集一带布阵,充分发挥骑兵的优势,斩杀了无数敌人,断绝了捻军的粮道,凤阳县的敌人陷于孤立。捻军将领龚得树从定远前来支援,袁甲三让诸将在岳家林布阵迎击捻军。程文炳率领部下的骑兵冲击敌军指挥中心,进进出出一百多次,主力部队跟进,捻军溃败。凤阳被清军夺回,龚得树退守定远。

根据《项城袁氏家集》(宣统辛亥年清芬阁编刊)记载,捻军在临淮关淮河两岸都布置有兵力,袁甲三在淮河南岸击破捻军以后,北岸的捻军纷纷缴械投降,请求活命。但是袁甲三却下令把这些投降的人(包括南北两岸的俘虏)从七十岁以下,到十五岁以上全部杀掉。试想能跟随捻军打仗的,七十岁以上、十五岁(虚岁)以下的能有几个?说起来好像有“年龄限制”,实际上基本是一个不留!

杀俘、杀降历来都是不仁义的做法,为将之大忌。但是清廷为了镇压人民的反抗,鼓励杀俘,许多将帅如僧格林沁,曾国藩、曾国荃兄弟也都靠杀俘杀降出名、邀功,攻陷天京后,曾国荃率领的湘军大肆抢掠,为了掩盖罪行,纵火焚城,与土匪毫无二致。战斗中杀死敌人,那是势在必行,是功劳;但是,对于放下武器的敌人,再凶顽邪恶,在他没有反抗或伺机逃跑的情况下,也不应该杀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