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4月04日

2020-04-04

当前位置: Home- 奎星楼- 正文

回忆奶奶

2019-12-23 07:38:59    作者:余英国   编辑:lxx  来源:颍州晚报  浏览次数: 9692

今年春节期间,和在河北省政协工作的堂叔聊天。谈及我的奶奶时,他竟说出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浮厝三年后,等待入土为安的奶奶竟在整理骸骨时,被发现腹部肌肉依然留存……

今年春节期间,和在河北省政协工作的堂叔聊天。谈及我的奶奶时,他竟说出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浮厝三年后,等待入土为安的奶奶竟在整理骸骨时,被发现腹部肌肉依然留存……

堂叔说的这件事,我依稀还有印象,我和家人更多想到的是,奶奶浮厝的地点或许不够向阳。但在堂叔嘴里,这事却另有一番解释:你奶奶贤良远近有名,且操持一个大家庭,受到的委屈太多,憋在肚里无从排解,遂有这一结果。

堂叔的话,让我猛然一惊。事后回想,历史专业出身的他见多识广,其解释或有一些道理。奶奶生前,我所感知更多的是她的坚忍不拔和婆婆嘴,愁容满面的情形并不多见。如今,思及我家当时一系列境遇,不知道有多少辛酸、委屈被老人家吞进肚里,默默承受。

幼时,我家乃小村第一大户。上有曾祖父、曾祖母,中有爷爷、奶奶、小爷爷、小奶奶,加之父亲、叔叔、姑姑以及我们,差不多有近20人。四世同堂,为曾祖父、爷爷所乐见,因此坚决不同意分家。每天一大早,奶奶都要早早起床,安排一众妇幼,料理家务、洗衣做饭,将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忙而不乱。

奶奶的贤良,在于主管家中内务时公正无私,爱护小爷爷一家数口,堪称长嫂如母。至亲的我们,每逢与小爷爷家有矛盾发生时,奶奶总是压着自己的子女,安慰着小爷爷一家。对于公公婆婆,她可谓至诚至孝,家中每有改善生活情形,第一碗总是要端到曾祖父手中。对外,奶奶有一副热心肠,每天一大早,都要烧一大锅开水,放入茶叶,供来往路人过路时倒一杯茶。村中有人家遇困难或是发生矛盾,奶奶前往帮助或调解,总是让人满意而归。也因此,在今天村人偶然提及奶奶时,无人不赞、无人不喜。

如果不是父亲外出做生意,奶奶的命运绝不会是后来那个样子。依稀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父亲与他的一位远房表叔,从信用社借了上千元外出闯世界。后来生意失败,借的钱全部花光,无颜回家,长期在外流浪。一方面想着儿子不知生死,另一方面又面临巨款需要归还,奶奶彻夜难眠。最终,爷爷在做教师的堂爷陪同下,先后两次步行去滁州,把父亲找了回来。父亲回家后,我分明看见奶奶嘴角抽搐的样子,巴掌扬起来,最后还是放了下去。“债可以慢慢还,人没事,回来就好!”

父亲回来后几年,爷爷去世。我家闹分家,大家庭最终变成了小爷爷、叔叔和我三家。曾祖母三家过,奶奶轮流在叔叔和我家住。

分家后几年,叔叔和婶子老是打架,一旦吵嘴,言语无忌,难免波及奶奶。上前再劝,反而更被羞辱。期间,感怀于我的好学,奶奶照顾我家难免多一些,却被视为偏心,闲气没少受。虽然奶奶从不跟我说这些,但明显情绪低落,不时偷偷流泪。

家中命运乖蹇,奶奶更是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自入学时,我便表现跟村中其他孩子不一样,很有读书潜力的模样。有鉴于此,奶奶把我视若掌上明珠,牵挂冷暖,事无巨细。我幼时体弱多病,每次头疼发烧,奶奶都彻夜不眠守在身边,倒水喂药,关怀备至。我曾经患有皮肤过敏顽症,奶奶到处寻找偏方,后竟多方找到翻毛鸡炖天麻让我吃好,从此不再犯。我曾和小伙伴打闹,从高处摔下来,伤及右胸,后竟然化脓,长了一个大包。奶奶带我到乡镇卫生院,搂着我接受手术,胸口流出的脓竟然有一痰盂。每次换药,我都疼得嚎啕大哭。奶奶一边安慰我,一边心疼得浑身颤抖。睁开泪眼,见到的是奶奶泪流满面的样子,这一幕至今常存我的脑海,永难忘却。

小学、初中、高中,长大的我,离家越来越远。每次入学,奶奶都要炒好咸菜,装好罐子,目送我到村口。每周如是,年复一年。在上高三时,因为对我学业的关切,奶奶甚至还到庙里为我焚香祈福,让我很是发了一通脾气。奶奶听后,一声不吭,只是依然我行我素。私下与人说起时,奶奶常言:“只要能看到孙子考上大学,死了我也就能闭眼了!”

只是,奶奶的愿望没有实现!那次回家时,正值茶春大忙,奶奶每天都要到茶山采茶,中午都不回来。晚间到家,又忙着为我炒了一罐家里其他人都不准吃的咸蒜瓣。第二天我一大早到校,没顾上和奶奶打招呼。教室读书时,突然村里有人找到我,急着让我回家。到家一看,悲声四起,奶奶安静卧床,脸上蒙着黄纸,已然溘然逝去!

事后家里人告诉我,原本心脏就不好的老人家,因采茶制茶白天晚上劳累,猝然发病,未能被及时发现,悲剧也就在所难免。去世前,辛苦一辈子的她,竟无一个后人在床前尽孝,令人悲痛无极!

奶奶故去几个月后,我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只是,最想看到它的人,却永远地走了。压抑很久的悲伤,弥漫开来,让我顿时没有了考上大学的喜悦。

奶奶生前对我教诲良多,尤其是立身行事、为人处世,至今对我影响巨大。可堪告慰老人家的是,奶奶予我的诸多教诲,我都一直坚持,经年未改。

奶奶离世后25年的今日,我在灯下终于开始了久久不能的下笔,以此追念她老人家。我不知道,今日之我,是否符合了老人家生前对我的期望。我只知道,老人家对我的养育之恩、教诲之意,我将永生难以报答!我所能做到的,就是把路走正、把人做好,让另一个世界里的她,能够安详闭眼、安稳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