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7月06日

2020-07-06

当前位置: Home- 奎星楼- 正文

我们都是远行人

2020-01-06 15:51:50    作者:聂学剑   编辑:lxx  来源:颍州晚报  浏览次数: 3539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邯郸冬至夜思家》这首诗,初读就觉得是在写我们自己,于是……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邯郸冬至夜思家》这首诗,初读就觉得是在写我们自己,于是,便用红笔工工整整地抄了,专门粘在儿子的卧室门上,便于诵读。所有的名诗都是背完就撕掉,再粘换新的便签。可是,这首诗一直张榜公布在那里,因为我舍不得换掉它,总觉常读常新。

邯郸,还是那个邯郸。早在二十年前出差时,就曾经在那座城市逗留过;冬至,还是那个冬至,岁岁年年,北方的风俗是在冬至这一天要吃饺子,据说是吃了饺子就不会冻掉形似饺子的耳朵。所有忙忙碌碌差旅途中奔行的人们,南来北往,总是各有方向。

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半步的人,才没有家乡。我们呱呱坠地的家,一直在变迁。每个人都拥有家乡。现代人的生活半径,最远的已经扩大到东西半球。前天,旅居加拿大的朋友发微信语音说,他们早餐后驾车来到美国和加拿大接壤的一个农场摘南瓜,还拍来遍地的苹果照片给我看。哇,那么美的秋色,真是硕果累累。“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加州作神州。”朋友,早已把异国当作自己的家了。但是,他一定是想家的。他和家乡的朋友们频频互动。总是从家乡的新闻里,第一时间发现卖点。我们浑然不觉的变化,总被他第一个指点出来。他是远行人。

我的一个发小同学,在部队里服役二十年,以他的军衔级别,可以终身服务于军营。当年,从军是他的碎碎念。人到中年,家乡却一直是他最深切的向往。他给女儿取名“思佳”,我以为他读名著《乱世佳人》中的毒,一定是借用书中主人公“郝思嘉”的芳名,不料他认真地说,不是,就是想家的意思,“思家”嘛。那一刻,我举着筷子许久没有放下。

家在哪里,你的牵挂就在哪里,你的情感世界就在哪里,你的魂牵梦绕就在哪里。其实,我们都是远行人。想家的夜晚,有一种特别的唯美。它纯洁,干净。所谓诗意的美,就在于这样的夜晚孤独却又温暖,因为有一份思念牵着两地,彼此忠诚,相互关怀。知道家里人在挂念自己;自己呢,根本毫无倦意,因为也在想家。

现在好了,有了手机,还可以通过网络视频。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时空的距离还在那里,形单影只,不想热闹,只想静静地坐在深夜里,灯影里,抱着双膝,想着心事。都市的繁华,不过是云烟而已。远行人的内心,还是愈发的寂寞。

特别的时刻,特别的爱给特别的家。“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同样在唐朝,同样远行人,诗人王维也没有忘却过家乡那份温暖的印记。“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写出这首名诗,不知道当天晚间有没有饮酒。李白酒后诗百篇。酒后为什么会有灵感,是因为酒后吐真言。“大笑一声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那个放荡形骸的大诗人,其实也会想家。浪迹四方的他,说实话,在月明之夜,想家想得常常失眠。

我们,都是远行人。家乡,之于我们,不论出走多远,总是被想起。家乡里,藏着我们血脉亲情的密码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