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4月09日

2020-04-09

当前位置: Home- 新闻资讯- 社会新闻- 正文

谢谢你们,陪我走过生死线

2020-03-25 08:57:55    作者:   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 6568

在病房里,浑身插满管子,自己无法动弹……

直到现在,这一幕仍深深刻在颍上县的陈大哥脑海里。

作为我市第二例危重症患者,他在医院经过20多天的治疗,终于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

拔管后,他掏出仅有的钱要送给医护人员,他知道,有些东西不是用钱来衡量的,但那是他当时能想到的最直接的致谢方式。

突如其来的疾病让陈大哥措手不及,但这场疫情带来的收获却在他意料之外。

“坐高铁途经武汉时,我已经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临近春节,武汉的疫情越来越严重,看着手机上的信息,40岁的陈大哥有些担忧。

此时,广州也被疫情的恐惧笼罩着。

陈大哥在广州打拼了18年,相当于把家安在了那里。因为惦念父母,他每年都要回老家几趟。

“孩子们都放假了,我想带他们回老家看看。”陈大哥说,年前,单位放假之后,他就开始收拾行李。当时,很多人都在抢购口罩,他也托人买了几包,“以备不时之需”。

面对疫情,陈大哥也曾犹豫要不要回老家,但看着准备好的行李,想着生病的父亲,1月22日,他还是决定带着家人返回颍上。

“坐高铁途经武汉时,没人下车,也没人上车。这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陈大哥说,从那以后,他紧张起来。

1月28日,陈大哥开始发烧,因为有过停留武汉的经历,他没敢耽搁,第二天便去了颍上县人民医院。

检查结果是肺部有炎症,他要在医院隔离治疗。坏消息接踵而至:很快,核酸检测也有了结果——呈阳性,他立刻被送往市二院隔离治疗。

“病情变化太快了,根本不给我害怕的机会”

“说实话,开始时我并不害怕,因为除了发烧,我没有其他症状,自我感觉还好。”陈大哥说。

然而,陈大哥错了。在市二院,他总是反复发烧,一直退不下去。

2月4日晚,虽然刚刚用过提高免疫力的药物,但他还是觉得胸闷,体力不支,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病情变化太快了,根本不给我害怕的机会。”陈大哥说,等他醒来的时候,浑身已经插满了管子,自己无法动弹。穿着隔离服的医护人员,在他身边不停地忙碌着。

恍惚中,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幻觉,像做梦一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那些穿着隔离服、带着防护头罩的人在干什么,心里只有害怕。

“后来我才知道,我在负压病房,医护人员都在照顾我。”陈大哥说,醒来后的他只有一个念头——家人怎么样了?他发病前,两个孩子每晚都跟他睡,有没有被传染?

虽然担心,却无法联系家人,他知道,家人也同样担心着他。

2月12日,陈大哥终于成功拔管,却不能讲话。他在纸板上歪歪扭扭地写着:“要跟家人联系。”而此时,距离他进重症监护室已经过去了8天。

与妻子视频后,他才知道家人都在接受隔离,妻子告诉他家里一切都好。“她越说没事,我越担心。”陈大哥说,也许是过分担心和害怕,那几天他感觉自己神经错乱了,整天说胡话。妻子还一度担心他“病治好了,人却糊涂了。”

“有些东西不是用钱来衡量的”

过了危险期,陈大哥的身体在一天天恢复,后来他转入了普通病房。

2月23日,陈大哥肺部影像学提示炎性病变已基本吸收,且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达到了出院标准。

出院前,陈大哥决定捐出1万元,并委托家人做了三面锦旗,感谢医护人员的付出。“护士长张祝娟像大姐姐一样劝慰我,家里有生病的老人,还有年幼的孩子要照顾,让我不要捐款。”陈大哥说,但他觉得“有些东西不是用钱来衡量的”——在重症监护室,虽然自己一直昏迷,但医护人员如何护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因为一直发烧,又气管插管,只能通过肛门塞退烧药,护士帮助他排痰、翻身,大小便处理得干干净净,拔管后护士一勺一勺地喂他吃饭、喝水。“穿着防护服,我根本认不出他们,但我一直想跟他们说声谢谢。”陈大哥说,即使是亲人也只能这样照顾了。

陈大哥还记得,出了负压病房后,在重症监护室,护士们晚上不睡觉,24小时观察他的病情。有一对医护人员是夫妻,孩子生病没人照顾,他们还坚守在岗位上;有位护士防护面罩掉了,她就用方便袋套在头上继续工作;转入普通病房后,看他心情低落,护士就带着他唱歌,给他鼓励;身体好转后,饭也吃得多了,医护人员给他找吃的……

“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看医护人员的报道,每次都想落泪。”陈大哥说,亲身体会才更有感受,所以,拔管后他立即拿出仅有的钱,想通过这种最简单的方式感谢医护人员。

“所经历的一切,必将永远刻在我的记忆里”

解除隔离后,陈大哥回到家中,为了确保安全,他按照要求再居家隔离14天。回家后,他与家人分餐吃饭。他生病后,也体会到亲情的温暖。除了亲情外,他还收获了友谊,以前少联系或不联系的朋友、同学都发信息、打电话问候他,想方设法帮他联系看病的事。

虽然出院已经1个多月了,但陈大哥仍在调养身体。这段时间,他还一直照顾生病的父亲,希望多尽一点孝道。

过几天,他就要带着妻子和孩子离开家乡,回到广州重返工作岗位,开启正常的生活。“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必将永远刻在我的记忆里。”

颍州晚报记者 段华梅

                  通讯员 马怀业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