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10月26日

2020-10-26

当前位置: Home- 奎星楼- 正文

第一次卖鸡蛋

2020-09-14 10:50:45    作者:张高亮   编辑:  来源:  

张高亮

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一年暑假,在买了几袋化肥上玉米地之后,家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连买袋食盐都不够了。幸好家里有几只下蛋的老母鸡断断续续下了一些鸡蛋,数数有三十几个。于是全家商量,让我们两兄弟,趁逢集的时候,把鸡蛋卖掉。

那时候,我和哥哥也就八九岁光景,去集上卖鸡蛋,可是大闺女上花轿——头一回。好在哥哥会骑自行车,车技也相当不错,对八里外的集市还比较熟悉,知道那个自发形成的鸡蛋交易地点。
那天天气晴朗,我们吃过早饭就出发了。等我们到达集上的十字街口一角的鸡蛋交易市场,赶集的人已经上来许多了。哥哥把自行车树立在街道边,站在旁边一手扶住。我蹲在街边,把盛鸡蛋的提篮摆在面前。街上行人来来往往,我感觉很多双眼睛火辣辣地盯着我,内心十分窘迫,把头埋在胸口,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时,一个精明的中年妇女走过来,对我说:“小孩子,是卖鸡蛋的吧?”我低声说:“是。”“你给多少钱一个?”我生怕鸡蛋卖不掉,赶紧追问一句。那中年妇女回答:“两毛九。”我说:“不行,要三毛。”这时候,哥哥在一旁,看我不愿意卖,显得很着急,对我大声吼道:“不要磨蹭了, 别讨价还价了,赶紧卖掉回家。”那中年妇女回头,说跟我来。我就跟着她走了没几步,来到她收购鸡蛋的摊位。把鸡蛋拿出来数一数,就成交了。
我把卖鸡蛋得来的八块七毛钱卷成一卷,紧紧地攥在手里,又把手插进裤子的口袋里,担心钱丢了。兄弟俩一前一后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鸡蛋交易地点。
回去的路上,我们决定犒劳一下自己。就在公路旁一家蛇皮袋搭起来的简易路边摊,我们一人花一角钱,喝了一碗大米酿制的浮子酒。那浮子酒用凉水一冲,又加了糖精,又凉又甜,真解渴。
现在城乡处处遍布超市,物品丰富,那时的鸡蛋交易活动早就销声匿迹了。不过回想起那一次街头卖鸡蛋的经历,我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