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10月26日

2020-10-26

当前位置: Home- 奎星楼- 正文

花盆里“长”出一窝斑鸠

2020-09-14 10:56:59    作者:路曼   编辑:  来源:  

路曼


十天的培训学习一结束,我立马赶回单位上班。桌上早已落满了一层尘埃,我又是擦又是拖,瞬间,整个办公室焕然一新。这时,我才想起阳台上那盆羊角花来,目光所及,却让我大吃一惊,花盆里竟卧着一只鸽子大小、羽毛呈灰褐色的鸟儿,贼亮贼亮的眼珠滴溜溜乱转,颈后还挂着一袭黑白相间珍珠似的美人衫。这种鸟在我们当地称之为斑鸠。

让我没想到的是,几天不在,这鸟却趁虚而入,在花盆里做起窝来。可惜了,那盆千层碧绿的羊角花,去年今时花事正盛,朵朵拇指盖大小的花开了满满一盆,红的艳丽,璀璨夺目,成为案头一道亮丽的风景。可如今,却被这鸟给肆意糟蹋。转念一想,鸟是人类的朋友,我们有义务呵护它。鸟为了寻找一方安宁,飞来飞去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把身家性命托付于此,也算是一种信任,一种缘分。
不过,让人想不通的是,既然来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如此目中无人,难道让我堂堂五尺男儿在你面前也要低声下气,真乃荒唐极了。看来我们之间需要订个君子协议,隔着玻璃,窗内是我的地盘,我写我的小说;窗外是你的领地,你抱你的窝,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和平相处,这样总该可以吧!
一天,我发现斑鸠不辞而别,而花盆里突然长出三两只肉乎乎的雏鸟来,它们相依相偎,缩作一团,也许它们刚来到世上,还没有来得及打量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却被我窥破它那丑陋的前身。正当我津津乐道时,一只斑鸠展翅掠了过来,轻轻地落在盆沿上,把嘴里的虫子逐一喂过雏鸟,然后用警惕的目光巡视一番。此时,我想这正是我与鸟对话的绝佳时机,“您好,恭喜您添丁进口。”然而,一向傲慢的斑鸠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爱理不理的样子。其实它听不懂恭维与奉承,更不领这份人情。我理解斑鸠,既然生儿育女,就要背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哪有功夫与我闲聊呢?它尾巴一撅,一个展翅一阵风似的飞走了。我只能隔着玻璃窗傻傻地望着、想着……
一个星期后,我的小说遭遇瓶颈期,左思右想,大脑仍是一片空白,茫然之间,我好像听到“咕咕”的鸟叫声,举目张望,雏鸟几日未见,个个羽毛丰满,跃跃欲试。
斑鸠在时光中一天天长大,而我的小说也在笔尖下汩汩流淌,铁牛、金花、二老爹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扑面而来……看来,等不及铁牛与金花结婚,这窝斑鸠就要出飞了。出窝的斑鸠还会光顾这方小小的阳台吗?想到此,心中一惊,更让我无法释怀内心深处那一丝忧虑。这些天来,感谢斑鸠的陪伴,是它给我带来创作的灵感,以至于我神融笔畅,文字生香。
我的担心终成事实,一窝斑鸠在不知不觉中,连句招呼都不打,卷起铺盖飞走了。我轻轻推开窗,花盆依旧,鸟巢依旧,可鸟儿却一个不落飞得无影无踪。我重新给花儿浇上水,希望它重新发芽,开花,也好给斑鸠留一个念想。
夜里,我梦见羊角花泼辣绽放,朵朵硕大无比,红的黄的紫的五彩缤纷,眨眼之间又变成一只只斑鸠,呼啸而来,轻轻地栖在我的肩上,“去去去!你们这帮没心没肺的家伙,当初如不是我慈悲为怀,焉有你们今日的活蹦乱跳。”然而,它们不离不弃,团团围着款款而行。我受宠若惊,一下子从梦中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