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02月27日

2021-02-27

当前位置: Home- 奎星楼- 正文

商代胡城,阜阳最早的城

2021-01-15 10:07:50    作者:杨玉彬   编辑:陈传坤  来源:阜阳日报   

阜阳历史溯源年代虽久,但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只能从古胡国算起。这个胡国商代即存,西周犹在,终为楚灭,作为一个屡见于甲骨卜辞、金文及早期文献记载的地方诸侯国,其前后存续了至少600余年。原始先民聚族而居,族强则称号建国,有国必有都,定都必筑城。所以,阜阳境内的古胡国之都——胡城,亦随着胡国的兴灭继绝而历经殷商、西周、春秋三个时期。那么,胡国与胡城,是阜阳最早的城市吗?


商代胡城,阜阳最早的城

杨玉


阜阳历史溯源年代虽久,但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只能从古胡国算起。这个胡国商代即存,西周犹在,终为楚灭,作为一个屡见于甲骨卜辞、金文及早期文献记载的地方诸侯国,其前后存续了至少600余年。原始先民聚族而居,族强则称号建国,有国必有都,定都必筑城。所以,阜阳境内的古胡国之都——胡城,亦随着胡国的兴灭继绝而历经殷商、西周、春秋三个时期。那么,胡国与胡城,是阜阳最早的城市吗?


商周时期,胡国和胡城确实存在

2020年11月公布的颍东区岳家湖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成果显示,岳家湖遗址是目前阜阳三区发掘的唯一一处以新石器时代遗存为主的遗址,证明阜阳三区存在距今约5000年的史前文化。但是,岳家湖遗址只是一个规模较大的原始先民聚落,还不能算作城市。根据历代文献记载和考古发掘实证,胡国与胡城应是阜阳境内发现最早的城市。

阜阳之地确证胡国与胡城存世的年代,最迟可追溯至商代晚期。换言之,阜阳最早的城市距今至少已有3100多年历史。

1977年,陕西岐山县凤雏村发现一批周初甲骨卜辞,记载的是周成王时期周人征伐淮夷的内容。其中一片卜辞写道:“其于伐胡侯?”。句中的“胡侯”两字倒书,系指胡国国君。征伐“胡侯”的战争背景,亦与周族征伐淮夷有关。“淮夷”是夏、商、周三代以来,分布在淮水流域的众多方国、部族的总称,主要分布区在淮河中、下游一带。上述胡侯所在的胡国,既在周初成王时期就遭周人扑伐,说明它的立国时间,肯定在周人灭商以前。因此这批卜辞发掘者认为:“本辞之胡侯,当是商、周之际的胡邦之国君……胡侯拒不宾服,以故周师进而伐之。‘胡侯’二字倒书,大概表示仇恨情绪。”

西周成王征伐淮夷的史实,还见于《尚书序》《史记·周本纪》《史记·鲁周公世家》及周初中鼎铭、大保簋铭的有关记载中。此次征伐淮夷,是一场历时两年之久、周族付出重大代价的大规模战争。西周王室势力征伐淮夷时攻打胡国,表明这个胡国地处淮水流域,与淮夷相去不远,抑或在周人眼里胡国就是淮夷族群的一部分。概因胡国与淮夷族群毗邻,此时两者纠结在一起,跟随管、蔡、武庚叛周作乱,所以才遭致周人征伐。商周时期这个胡国的具体位置,就在今天阜阳境内,与西周、春秋之际的胡国,实系不同历史时期的同一个方国。因胡国是中原通往东南淮域交通线上的一个必经要地,周族势力意欲进驻、征服淮域,则必须先控制胡地、建立一个前哨阵地,以解后顾之忧,所以征服胡国首当其冲。

胡国屡为周族所伐,表明在周初胡国是一个具有一定规模实力、影响较大的淮域方国。周族称胡国国君为“胡侯”,说明此时的胡国国君似比西周以后的“胡子”地位要高。商周时期有国必有城,进而可确认淮域胡国之都——胡城,不仅确实存在,而且应具有与“胡侯”身份地位相当的规模等级。这个商代的胡国之都,是目前阜阳境内确知年代最早的“城”。


胡城旧址在今颍河泉河故道交汇处

阜阳商代胡国的都城在今天的什么地方?由于周初周族势力并未对胡国实行灭国绝祀之策,而是在胡侯臣服后承认了其旧有侯爵封地。此时的胡国,不存在迁都复国的可能性与必要性。因此,可以推定商代的胡国都城,与周代胡国之都位于同一位置。这个“胡城”的位置所在,为《水经注·颍水》所详记:“……颍水又东南流,径胡城东,故胡子国也。《春秋》定公十五年,楚灭胡,以胡子豹归是也。杜预《释地》曰:汝阴县西北有胡城也。颍水又东南,汝水枝津注之……枝汝又东北流径胡城南,而东历女阴县故城西北,东入颍水。”

此记阜阳胡国古城的位置,在今颍水之西、老泉河(汝水枝津)北侧、汉代汝阴故城的西北方向,位居今颍河与泉河故道交汇处,地理坐标明确,与建国后文物部门多次调查确认的“顺河古城”遗址方位吻合,表明至迟在郦道元生活的北魏时期,阜阳古胡国及国都胡城的位置,在世人的文字、口头记忆与地表实体景观中是十分清楚的。

商代的胡国都城未作发掘,目前还没有准确的材料全面揭示其文化面貌。不过,通过早期文献与已知的其他商代城邑发掘资料类比,可以对阜阳境内这个“方国商城”的形态、大小与功能分区等,作出大致描述。


城垣周长不超过1公里

目前,已发掘出的商代方国城,均建在临河高台地上。城的平面形状多近方形,面积都不大。此类方国商代城邑均由大城(郭城)、小城(宫城)两部分“套合”而成,宫殿区位于小城内,大、小城之间或大城附近分布有居民区、手工作坊区、墓葬区等。城垣采用夯筑法建造,宫殿营造主要通过挖坑槽——夯筑起台基——置柱础——立柱筑墙——起顶等步骤完成。商城的这些特征表明,当时的封国与方国营造都城应有统一格局,遵循某种规定的礼制。《战国策·赵策》说:“古者四海之内分为万国,城虽大,无过三百丈者;人虽众,无过三百家者。”这个说法,虽出自战国人对前代封国都城的追忆,但与今人实际调查发掘所揭露的商城格局规制,基本是相符的。可以推定,商代阜阳胡城规模不会太大,城垣周长约略不会超过1公里,其建筑格局与功能分区,大体应包括郭城、宫城、宫殿区、居民区、作坊区、墓葬区等若干部分。

(作者系阜阳市博物馆副馆长、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