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04月21日

2021-04-21

当前位置: Home- 奎星楼- 正文

重庆南山东隅茶叙

2021-02-25 09:58:30    作者:时春晨   编辑:吕艳萍  来源:颍州晚报  

重庆南山东隅茶叙

时春晨


在山城重庆游玩的几天,但凡出门不是上坡就是下坡,乘车时不过十多分钟就会遇水过桥。逛商场进出电梯常以为在一楼,有谁知却已是六七八层楼都不一定。至于乘上那被誉为“空中公交”的长江索道,从人家楼中穿行的轻轨体验一番之后,更觉十分魔幻,也稍感几丝晕眩。

“美丽重庆,自在南山”,曾以为仅是网上传说,真当应验则是那日去了一次南山,在山间一个叫做“东隅茶叙”的半山茶馆徜徉午后半日,听四野山林翠谷和头顶蓝天之上,偶有飞机和飞鸟掠过,隐约之间不知哪儿传来山泉流溪,合着茶馆随地置放的几个音箱背景轻音乐轻轻流淌。不时端起从那短粗竹壳老式水瓶所沏盖碗热茶,或细品或远眺或冥思之中,不知身处何地所来何事也不知心置何方之境,直至眼见夕阳从对面山脚下溶金入水,又从波光粼粼江面浮起,幻化为星空山水相连、霓虹闪烁一江灯火。

重庆主城都市区长江南岸的南山,是座城中山,古称“涂山”,为华蓥山余脉,有十余座大小山峰延绵临江拔地而起,郁郁葱葱峰峦叠嶂沿江列峙,素有“城市绿肺、市民花园”美誉。

那天来此小憩,车抵山脚一处坝子下车,沿蜿蜒石子小路攀爬,最先经过的是一家近几年开张后已成网红,叫做“或者:山和诗的院子”民宿,一墙之隔就是已远难追溯岁月的古庙涂山寺后门。从民宿一色粉墙黛瓦山舍、山寺一壁金刹黄色庙墙绕过,穿行一条两侧黄花灌木丛掩映的寂静山径时,想到的是千多年前,白居易那首《涂山寺独游》:“野径行无伴,僧房宿有期。涂山来去熟,唯是马蹄知”,想来那位“诗魔”也当是自此弃马徒步反复登山的吧。如此“来去熟”登山,且深山古寺“僧房宿有期”的白乐天,所能留住诗心的必有一杯好茶,当还有俯瞰蜿蜒如练大江东去江景美色。

穿过野花山径爬至东隅茶叙大门前,没想到立门而迎的竟是一只摇着尾巴的金毛家犬,庭院不远处花丛还有一只小花猫静卧,这也许就是这家网红店招徕巴渝茶客恣意撸猫遛狗、闲茶意趣的第一葵花宝典吧。果如传说,那金毛待客入门抬手招它随之而入,拂手挥之则乖乖远立目送。那只花丛小猫更是一双无辜明眸,不时随着客来客走瞟来瞟去。

也许并非周末,东隅茶叙乘客不多,在一层平台临江茶棚、山间玻璃透明茶坊、拾级而上露天茶台三三两两散坐着。都知道重庆还久有“雾都”别称,每年近三分之一时间大雾弥漫。这一天天空却出奇的湛蓝,也越发显得那由远飞近,又飞走消逝的飞机,银燕般引人仰颈观望拍照不止。让人停不下脚步也停不下来手机拍摄的,还有爬山虎满墙的庭院,庭院里四处随心置放的各色盆景、鱼池、山石那抹绿绿春意,当然也少不了那只硕大无朋的鸟笼,还有笼内那只晃晃悠悠的七彩孔雀。

世人喜茶,无论秋冬,尤数品饮绿茶,多为那一杯春天的绿叶嫩芽所溢清香。茶客,无论男女老少,从熙熙攘攘滚滚红尘独辟蹊径而来,也只不过是想终日奔波忙忙碌碌之间找一片刻闲暇。躲进小楼成一统是种选择,入山来俯瞰看江景山色则是心绪更上层楼。此时在山半一角高台安坐下来,放空尘世来来往往烦扰,凭一杯沸水重又浸泡出的春天味道,和三两知己至交对谈头上天高云淡,身旁山林十万,脚下江行遥远,在掌中方寸杯水寻一种茶趣,叙一份友情,东隅茶叙是个好地方。